德国dedakj制氧机怎么样?好评这么好,真实性曝光

2023-11-07  admin 本站
26 浏览

德国dedakj制氧机怎么样?好评这么好,真实性曝光
德达家用制氧机 鱼跃制氧机上门维修电话
德国吸氧机品牌及价格 日本制氧机哪个牌子好
ap星制氧机质量怎么样 DEDAKJ品牌
德尔杰制氧机 是德国的吗 家用制氧机哪个品牌好?如何选购
德国dedakj制氧机选购方法 德迩杰制氧机使用方法
中国日报网11月2日电 综合美媒报道,最新的美国联邦临时数据显示,2022年,美国婴儿死亡率二十年多来首次上升。多位美国儿科医学专家表示,这无法接受,但种族主义和边缘化导致的“护理沙漠”、专业医学人员短缺……使得这一增长并不令她们意外。

  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NCHS)1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21年到2022年,婴儿死亡率总体上升了3%。新生儿死亡率上升了3%,而新生儿后期死亡率(存活超过28天的婴儿)上升了4%。由于产妇并发症(如先兆子痫或早产)和细菌性败血症导致的婴儿死亡也分别飙升了8%和14%。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1日报道中援引了美国儿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主席桑迪·钟(Sandy Chung)写给媒体的邮件,上面写道:“我们生活在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因此这样的婴儿死亡率和增长很惊人。作为帮助儿童健康成长的儿科医生,任何孩子的死亡都是不能容忍的。美国的婴儿死亡率令人难以接受。”

  NCHS卫生统计学家、该报告作者之一丹妮尔·伊利(Danielle Ely)表示,对公共卫生专家来说,婴儿死亡率通常是衡量一个国家整体卫生系统的有用基准。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2021年的一项分析发现,虽然该国婴儿死亡总数与2020年相比有所增加,但死亡率保持不变,仍为每千名活产婴儿死亡5.44例。然而今年这份新报告引用了临时数据,发现婴儿死亡率上升到每千名活产婴儿死亡5.60例,这相当于2022年有20538名婴儿死亡。

  非营利性母婴健康倡导组织March of Dime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伊丽莎白·切罗特(Elizabeth Cherot)说:“显然是一个错误的方向。”NCHS的研究里还发现,美国不同种族群体的婴儿死亡率不同。美国印第安和阿拉斯加原住民的婴儿死亡率上升超20%,从每千名新生儿约7.4例死亡上升到每千名新生儿超过9例死亡。虽然非裔美国孕产妇的婴儿死亡率上升幅度不大,但非裔婴儿的总体死亡率是最高的,等同于每千名新生儿中有近11人死亡,是白人婴儿死亡率的两倍多。

  桑迪·钟表示:“去医院就医或接受治疗,对于一些生活在贫困或者接近贫困的人群以及某些种族和族裔群体来说,存在着重大挑战。有时在病情加重时才去看医生,这使得出现死亡等严重后果可能性更大。政策需要改变,帮助这些家庭摆脱贫困,帮助他们尽早获得医疗保健服务,以免为时过晚。”

  切罗特将这些地区描述为“产妇护理荒漠”,在那里,人们(主要是有色人种女性)可能不得不驱车长途寻找稀缺的劳动力或分娩点。同时,这些产妇还面临着更高的早产风险,再加上接受医疗保健的障碍,婴儿并发症的可能性“非常高”。

  文章指出,种族主义和边缘化,尤其是对原住民和非裔而言,也会对健康结果造成生理影响。对医生和其他医疗服务提供者进行有关不平等与健康之间联系的培训,可能会“消除”婴儿健康中的一些种族差异。

  报告还显示,产妇并发症和细菌性败血症(即感染)导致的新生儿死亡率高于以往。切罗特解释说,孕产妇健康和婴儿死亡率往往相互交织在一起,在美国,先兆子痫和糖尿病等孕产妇并发症呈上升趋势,这导致孕产妇死亡率高于其他高收入国家。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儿科副教授特蕾西·威尔金森(Tracey Wilkinson)是女性获得生殖健康护理方面的专家,她向美国广播公司新闻(ABC News)表示,她对这一发现并不感到惊讶,她认为婴儿死亡率上升有几个原因。首先,她同样提到了美国孕产妇“护理荒漠”,这限制了适当护理婴儿的能力。其次是限制堕胎,特别是在美最高法院于2022年6月做出推翻 “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的“多布斯诉杰克逊”案(Dobbs v. Jackson)之后。

  威尔金森说:“任何有意的、有计划的怀孕都会带来更健康的结果和更健康的婴儿。”因此,当剥夺了人们决定是否以及何时组建家庭和继续妊娠的能力时,最终,会让更多不具备所有这些因素的妊娠继续下去。她补充说:“此外,我们一再听到,胎儿无法存活的女性被迫继续妊娠,这也会增加婴儿死亡率,因为一旦这些婴儿出生,他们就会被计入这些数字中。”

  最近ABC News联合波士顿儿童医院进行的一项分析发现,超过170万名女性(占美国育龄女性的近3%)生活在无法堕胎和无法获得产科护理的县。

  威尔金森说,在她所在的印第安纳州以及其他州,医院一直在关停产房,这意味着许多中心都缺乏分娩护理人员。她还补充道,在美国许多限制堕胎和其他生殖健康护理的州,妇产科医生可能会离职,这就减少了在危及生命的情况下护理孕妇病人的专家人数,从而可能导致更高的婴儿死亡率。

  她表示:“随着妇产科医生决定离开,不在某些地区执业,他们为这些医院配备人员的能力就会下降。像急诊室和内科医生并不是这一领域的专家,但当出现产科急诊时,他们可能是医院里唯一的人。”
中国日报网11月1日电 美国媒体《得克萨斯论坛报》(The Texas Tribune)刊文称,美国得克萨斯州死于枪支暴力的青少年数量激增,多个家庭承受着沉重的悲伤,留下了难以抹去的痛苦。全美各地都反映出类似的趋势。与此同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报道了美国在刚刚过去的周末所发生的多起枪击案,其中,涉及美国青少年的枪击事件不在少数。

  冰冷的数据与血腥的现实

  雅莎·汉密尔顿(Yosha Hamilton)的儿子谢恩(Shane)梦想着成为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然而他的生命却在16岁的第4天戛然而止,只因美国社会无处不在的枪支暴力。他倒在了去往朋友家的路上。

  汉密尔顿至今都不知道她的儿子为什么中枪,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发射出那颗致命子弹。汉密尔顿悲愤地说,“这里简直就是地狱”,“我知道这(儿子被枪杀)是现实,但是这很难(接受)”!她表示,即使知道真凶也无法改变这一切,但是她仍然渴望了解真相。

  谢恩于今年1月10日被枪杀,在他遇难后的8个月内,得克萨斯州又有173名青少年死于枪支暴力。文章认为,每一起死亡都代表着一种不断上升的可怕趋势。2020年,枪击成为得州青少年死亡的主要原因。18岁以下的得州青少年死于枪击的人数从10年前的100人左右上升到2022年的近300人。2012年,该州的数据显示,12岁至17岁的青少年中,大约每10万人中就有3人死于枪支。2022年,这一年龄组的枪支死亡人数跃升至每10万名青少年中就有8人死于枪支。

  文章指出,去年(在得州)至少有248名青少年死于与枪支有关的死亡,而十年前只有79人。得州卫生官员表示,过去两年的数字尚未最终确定。美国的医生及枪支安全倡导者表示,如果没有干预和关注,这一比例将持续上升。此外,得州的非裔青年更有可能死于枪支暴力。该州卫生服务部的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期间,17岁及以下的得州非裔死于涉枪事件的比例是白人和西班牙裔青年的两倍。

  文章认为,冷冰冰的数据只是反映出一个包含不可估量影响的复杂问题,而现实生活中每一个青少年的死亡都给其家庭和社区带来沉重的伤痛。过早结束的年轻生命留给人们的空虚、困惑和痛苦在疯狂地滋长。受害者的父母、老师、朋友都在纠结同一个问题:“为什么?”

  达拉斯警察局长埃迪·加西亚(Eddie Garcia)表示,大多数枪击事件都会给社区带来创伤,“年轻生命的逝去更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创伤”。

  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研究与评估中心主任杰弗里·巴茨博士(Jeffrey Butts)表示,枪支暴力就像是美国已然暴发的“流行病”。

  得州青少年涉枪他杀、自杀此起彼伏

  与此同时,该州的数据显示,与枪支有关的青少年凶杀案比例有所上升。数据显示,就在十年前的三年时间段中,涉枪自杀人数略高于涉枪杀人人数。相比之下,在过去三年里,他杀的枪杀率几乎是自杀率的两倍。

  警方官员和犯罪学家表示,虽然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来解释这种增长,但确实有许多因素存在。

  圣安东尼奥市警察局局长威廉·麦克马纳斯(William McManus)今年6月表示,枪支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肯定是原因之一。此前,圣安东尼奥市发生了一系列枪击事件,造成一名16岁和一名18岁的青少年死亡,一名2岁婴儿和一名60岁的老人受伤。

  支持更严格的枪支法律的人指责得州立法者,他们批评称,至少部分暴力事件的激增是因为该州的立法者一直在放宽该州的枪支法律。

  犯罪学家则表示,枪支数量的增加、警察的暴力执法以及新冠疫情等等所造成的压力造成了美国社会的混乱。

  文章认为,有证据表明社交媒体可能助长了青少年的暴行,从网络上一时意气的争执迅速演变成致命的行动。

  犯罪学家约翰·杰伊(John Jay)称,如果认为这仅仅只是年轻人的问题便大错特错,孩子们(的行为)反映出美国的(枪支)文化。孩子们从小在荧幕上看到枪支、在歌曲里听到枪支、在学校里一遍又一遍地演习如何应对枪支暴力。他们甚至听说需要枪支来保护自己。枪被宣称为保护和力量的象征。所以,面对今时今日的情况,根本无需震惊。

  达拉斯警长加西亚(Garcia)在今年8月表示,今年逮捕的涉嫌暴力犯罪的青少年数量,将超过过去两年中的任何一年。与此同时,年轻的受害者人数也在不断增加。

  枪支暴力造成“创伤大流行”

  文章指出,暴力造成了一些医学专家和枪支安全倡导者所说的“创伤大流行”。

  休斯敦贝勒医学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急诊医学副教授塞德里克·达克(Cedric Dark)博士表示,目睹致命的枪击事件或因枪支暴力而失去亲人可能会导致创伤后应激障碍、抑郁和焦虑问题。枪击事件幸存者也是如此。而且,没有强大(心理)应对机制的人会觉得有必要报复。他说:“现在我们只是使暴力的循环永久化,因为我们处理情感创伤的程度不如处理身体创伤的程度。”

  此外,文章指出枪击事件也深深地伤害了整个社区。

  大人和孩子们可能不再认为户外的活动消遣是惬意放松的。在波士顿儿童医院工作并领导儿童枪支伤害预防研究工作的路易斯·李博士(Lois Lee)表示,人们对负责保护儿童安全的政府机构(比如警察)的信任开始受到侵蚀。“当我们的孩子和青少年在任何地方都感到不安全时,我们真的必须考虑我们想要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李说。

  与此同时,文章表示,遭受枪支暴力的创伤也会对儿童的学习成绩造成损害。吉福兹法律中心(Giffords Law Center)的执行主任彼得·安布勒(Peter Ambler)说,这可能引发终生的连锁反应,导致就业前景变差,使人们更不可能在经济上富裕起来,甚至有可能与刑事司法系统打交道。

  枪支安全倡导者和医务人员指出,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后,心理咨询师会迅速被派往发生枪击事件的社区,但他们很少被派去处理那些不太受关注的枪支暴力事件,然而,这些事件发生的频率要高得多。

  达克强调,大多数情况下,美国的普通民众得不到任何情感上的支持。

  全美死于枪支暴力的青少年人数激增

  文章强调,全美各地都反映出类似的趋势。对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数据的分析发现,枪支成为2020年美国年轻人死亡的主要原因。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0日报道,在缅因州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后的周末,美国多个城市依旧枪声不断,造成至少12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枪支暴力档案”(Gun Violence Archive)的数据显示,今年全美至少发生了583起大规模枪击事件,至少有15704人死于枪支暴力,其中包括1421名儿童。档案显示,仅周末就有13起枪击事件被记录在案,其中多个案件涉及青少年。

  10月29日凌晨3点之前,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爆发了激烈的枪战,造成2人死亡,16人受伤,年龄均在18至27岁之间。该市市长谴责称:“一时冲动做出的错误决定,以及随手可得的枪支不断扩散,这些都是几乎每天都发生枪支事件的原因。”

  路易斯安那州查尔斯湖的一场周末聚会发生斗殴事件,多人遭受枪击,年龄均在15至19岁之间。与此同时,一名17岁的青少年因与枪击事件有关而被拘留。“这是一个全是青少年的聚会。我们必须再一次弄清楚这些武器是如何到我们孩子手中的。”警长托尼·曼库索在一份声明中说。

  10月28日早上,马里兰州坎伯兰的警察出警至一个“混乱的现场”,在一个小巷里,一名17岁的男孩被枪杀,另外3人受伤。在特拉华州,警方称,一名21岁的女子在一家购物中心上车时被子弹击中身亡。

  在周末的枪支暴力事件频发之际,美国之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仍在持续发酵中。缅因州的餐厅和保龄球馆与纳什维尔的事发学校、路易斯维尔的事发银行、加州的事发舞厅以及得州的奥特莱斯购物中心等加入了今年全美各地成为大规模枪击现场的普通场所的行列之中。

  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今年4月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五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报告说,他们的家人死于枪击,包括他杀和自杀。调查显示,大约有同样多的成年人受到过枪支的威胁,大约六分之一的成年人因目睹过枪击而受到伤害。

本网站有部分内容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不承担任何侵权责任。